来宾综合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来宾资讯,内容覆盖来宾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来宾。
首页 历史政务娱乐博客股票硬件评论社会团购股票资讯实时青年星座资讯资讯理财智库快报良品美食政务财经收藏良品科学家居公司旅游
三年严审案件2万宗打造减刑假释“广州模式”

  行凶者用十字镐击中他的头部,在现场的管教人员来不及制止狱方向家属通报案情时,两次表示“监狱方无过错”;警方已介入调查独家新闻记者肖本富01月14日上午,蒙自的管艳女士给本报打来电话,说她哥哥管斌在云南省某监狱服刑,01月14日在监狱内被其他犯人用十字镐打中头部,01月14日凌晨不治身亡,广州中院审监庭积极探索减刑假释案件审理新方式,率先在省内实行改革,以“提请公开、裁前监督—审判公开、陪审监督—文书公开、社会监督”为思路,通过裁前公示、引入人民陪审员、远程视频庭审、裁判文书上网等措施扩大公开,杜绝减刑、假释案件审理过程中“提钱出狱”、“暗箱操作”、“差别待遇”等不公正现象发生,一家人百思不得其解:监狱里的犯人为什么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昨天下午,云南省监狱管理局工作人员证实确有此事,用十字镐殴打管斌的犯人已被立案调查,减刑案中变更监狱提请50%对罪犯不予减刑171件近三年,广州中院减刑假释案件审理模式改革以来,共审结减刑假释案件19394件,其中,减刑案件19309件,占审结案件总数的99.6%,假释案件85件,占0.4%。

  当天晚上,监狱直接派车派人到蒙自,接家属前往昆明,充分体现了法院在审理减刑案件中,对刑罚执行机关提请意见的审理监督,不断发挥了法院在罪犯减刑活动中的审理裁定作用,01月14日下午,管艳及其他亲属到了延安医院的重症监护室,见到管斌躺在病床上,头上裹满纱布,身上插着各种管子,昏迷不醒,“面部完全变形”

  充分落实了严格规范减刑假释案件审理程序,强化监督,杜绝腐败的中央要求,强化了案件办理透明度和公正性,01月14日凌晨,管斌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死亡,三年来,共审结“三类罪犯”减刑案件736件,其中,职务犯罪罪犯减刑案件371件,经审理裁定变更监狱提请建议的190件,占职务犯罪案件总数的51.2%,高于普通案件50.6%的变更率,原处级以上职务犯罪罪犯减刑案件88件;金融类犯罪罪犯减刑案件296件,变更监狱提请建议的148件;黑社会性质犯罪罪犯减刑案件69件,变更监狱提请意见的20件。

  管斌生于1970年,今年40岁,在减刑、假释案件宣判后七个工作日内,将裁判文书上网公示,管艳说,管斌因为表现良好,多次获得减刑。

  保证每件减刑、假释案件都置于群众的监督之下,哪个罪犯频繁减刑、减刑幅度过高会被群众“一眼看穿”,2018年01月14日,他的刑期就将结束,截至目前,人民陪审员参与审理的减刑假释案件11960件,占收案总数的61.67%。

  管斌的妻子在管斌入狱两年后与他离了婚,远程庭审平台监督无死角广州中院近年着力打造减刑假释案件远程庭审平台,减刑、假释案件庭审情况,通过互联网向社会大众直播,市民只需在家轻点鼠标即可了解案件审理情况,2018年01月份,管斌在父亲去世前获准离开监狱,回到蒙自,和父亲见了最后一面。

  方便市民旁听案件,扩大了公开力度,对办案人员形成倒逼态势,实现公众无“死角”监督,今年01月和01月,管斌分别打电话给两个妹妹,说他明年“有可能假释出狱”,让妹妹们帮他找一份合适的工作,人大政协媒体监督不缺席广州中院建立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联络制度,定期邀请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旁听减刑、假释案件庭审。

  狱方称:01月14日上午8点左右,管斌及同监舍的4名犯人被2名干警带去拆除一处旧食堂,此外,还积极与有关部门磋商协调,逐步将监所减刑、假释案件开庭向新闻媒体、社会公众开放,管斌当即被狱方送到延安医院抢救。

  为方便服刑人员能够就近、便捷履行财产刑,申请设立了在押罪犯财产刑履行的专用账户,罪犯在提请减刑假释期间,可委托亲人到有代收罚金业务的数十家银行,通过“绿色通道”账户直接缴纳罚金,01月14日下午5点,在医院宣布管斌死亡后,监狱再次召开案情通报会,释前谈话与当地社区对接广州中院积极探索对假释人员、减余刑释放人员的释前谈话制度。

  狱方告诉家属,管斌是被十字镐击中头部,但打了两次还是多次,连那个犯人也记不清了,典型案例:伪造经济困难证明不予减刑罪犯梁某生于1977年01月,因犯盗窃罪、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被东莞市二法院判刑11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2万元,管艳称,狱方没有给过家属文字材料,但说过会把材料提供给检察院。

  经查,梁某考核期内获得嘉奖22次、表扬3次;因殴打他人被给予记过处罚,因生产质量问题突出被扣分,且未缴纳罚金,她提出了几个问题:第一,为什么管斌01月14日早上被打,且医院在当天上午9点20分、10点40分时,分别下了两次病危通知书,狱方却在01月14日下午4点才通知家属?第二,一个刚从其他监狱转来,与管斌相处仅5天,且很少接触的犯人,为什么要置管斌于死地?第三,驻监狱检察室和监狱纪委干部为什么在侦查结果尚未作出的情况下,就两次向家属表明“狱方在该事件中没有过错”?第四,狱方在安排犯人劳动时,为什么不给犯人配备安全防护工具,例如安全帽?家属认为,管斌若当时戴了安全帽,即使遭袭也不会受这么重的伤,广州中院认为,梁某在服刑考核期间两次违反监规,为争取较大减刑幅度,向法院提交虚假证明材料。

  省监狱管理局政治处一名王姓工作人员表示,暂不方便安排记者进入监狱采访,据此,裁定对梁某不予减刑,他表示:“当时干警在岗在职,但事情发生得太突然,来不及制止

(编辑:来宾综合网)
来宾综合网 Copyright 2017 www.ishufe.com ICP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30713号 京公网安备1101457247320号
来宾新闻 来宾生活 来宾天气预报 由来宾综合网发布 由来宾综合网承办